博猫 旗下品牌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关于招聘 联系我们

  • NEWS
  • 奇迹博猫·互联网能力共享平台
  • 新闻动态
  • 2018-10-08 03:29

    月薪3000的泰国年轻人靠中国电商“代购”活着

      月薪3000的泰国年轻人靠着电商,泰国电商创业者靠着“代购”平台,“代购”平台靠着中国的1688。

      8月末,泰国曼谷。晚上十点,通往市中心暹罗商圈(Siam)一公里的路,堵了足足20分钟。

      “只有过节,曼谷才不堵。”约莫40多岁的泰国Grab司机摆摆手,早就习以为常,而堵在隔壁的另一位出租车司机,正悠然看着YouTube视频打发时间。

      “今天是Salary Day(发薪日),月底加上又是周五,年轻人一下班就花钱去了。”司机笑着告诉我。在高企的生活成本面前,泰国年轻人的钱包并不丰满,几乎个个都是“月光族”。要知道曼谷应届毕业生的月均工资在15000泰铢上下(3100多人民币),但曼谷地铁沿线房价已经全面超过每平米10万泰铢(约合21000人民币)。

      为了节约开支,大多数曼谷年轻人住在郊区,每天像候鸟一般靠地铁通勤。在BTS地铁站台内,大大小小的商品广告牌透露着这个国家的活力和欲望。不过,比起去大商场血拼,囊中羞涩的泰国年轻人更喜欢在新兴电商平台上寻宝,购买价格平易近人的衣帽鞋服和最新潮的3C数码设备。

      有意思的是,如果回溯商品源头,不难发现这些东南亚电商平台上有很大一部分货源来自中国。

      实际上,近三年来,东南亚电商的崛起不仅孵化出大批中小电商创业公司,一大批本土B2B代购平台也应运而生。这些代购平台提供选品、物流、清关等一系列服务,帮助东南亚中小批发商从中国最大的内贸平台1688代购中国商品。

      1688跨境专供负责人刘淼告诉《天下网商》,从2015年开始,光是在越南和泰国,就诞生了几百家B2B代购公司,连通着中国工厂和东南亚中小商家。

      在泰国当地,数位电商创业者、批发市场档口老板、普通市民和我们分享了自己的电商故事。在他们眼中,通过电商漂洋过海的中国制造,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。

      今年47岁的郑云麟,黝黑的皮肤和手臂上结实的肌肉,隐约透露出了建筑公司老板的身份。

      每天早晨,郑云麟先去公司打理业务。一到下午三点,郑云麟会铁打不动地驱车回家,和妻子陈云英一起为自己的Lazada店铺打包发货。这家三年前才开起来的网上小店,货源全部来自阿里巴巴旗下的1688平台,没花太多力气,平均每年销售额就做到200万泰铢(约合42万人民币)。

      郑云麟和陈云英是高中同学,两人祖籍汕头,祖父一辈都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赤手空拳“下南洋”的中国人,后来辗转定居泰国。到了他们这一辈,家里已不愁吃穿,在曼谷能过上中等偏上的生活。

      高中毕业后,自觉不是块“读书料”的郑云麟没有继续上大学。他给父亲的家具厂打过下手,卖过二手车和房地产,当过团队业绩最好的顶级销售。他还倒腾过果园,没想到资金断裂,赔了1500万泰铢(310万人民币)。

      商场上的大起大落,没把郑云麟击倒。果园的生意黄了,他又做起皮鞋批发的小生意。2008年,一股草根“电商热”席卷泰国,大大小小的自建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

      听说一位朋友靠自建B2B化妆品批发网站,赚到第一桶金,郑云麟也动了心。当时他37岁,对电脑一窍不通,却铆着劲把皮鞋搬上了网。 “别人都行,我为什么不行?”

      靠着低风险和低门槛的销售策略,郑云麟抓住了第一波红利,很快打开局面。随后几年间,眼看Lazada、Shopee等东南亚B2C电商平台迅速崛起,郑云麟也跟着转换赛道。

      “现在很多泰国年轻人会在网上买东西,他们没有太多钱,特别看重性价比。”为了拿到价廉物美的货源,郑云麟把目光投向中国内贸电商平台1688。“有现货,价格实惠,品类也多,还能接受小批量订单”,最头疼的跨境物流、支付和清关,也可以找泰国当地的B2B代购平台解决。

      一提到电商生意,郑云麟打开了话匣子,还掏出手机展示自己的小店。里面的商品五花八门,有染发膏、滤水器,有做寿司的设备。郑云麟的想法很简单,用多样化的产品吸引更多的客户进店消费。

      只要一有空,郑云麟就会翻翻711商品推广册,或是在电视购物频道上找找灵感,再上1688搜索同类商品。有一回,他在购物频道看中一款收纳箱,打开电脑一搜,同款收纳箱,泰国的批发价要比中国贵上整整两倍。

      “就算加上运费和关税,中国制造的产品还是比泰国本土便宜。” 郑云麟说,这就是他每周都要从中国电商平台进货的原因。

      “我以前特别爱乱花钱,从头到脚必须是名牌。”回想起上学时挥霍的日子,Poca苦笑说,“上课会背4万块人民币的包,到后来我爸都问我,你到底在自己身上花了多少钱?我一算才发现,真不是个小数字。这些钱原本都该好好呆在我的银行账户里。”

      在泰国,周末集市摆摊的氛围非常浓厚,交一小笔摊位费,就算是学生也能练练身手。一开始练摊,Poca只是觉得好玩,没想到之前在时尚大牌上花掉的真金白银,把他的眼光磨得老练毒辣。他从本地批发市场进女装,挑的款式很受欢迎,拉到摊上总是被一抢而空。

      生意越做越大,他开始一边做批发,一边在Line聊天群里做零售。“真正做起服装生意以后,你会发现物美价廉才是大多数泰国人想要的。所以我就用Google搜,从哪进货便宜?中国和1688就这样跳出来了。”

      一句中文也不会的Poca,靠着谷歌翻译输入一个个检索单词。“物流和支付还好,代购公司会搞定,但语言这道槛,特别难。”

      即便如此,高性价比和商品丰富度还是让Poca无法拒绝中国制造。以相同质量和款式的衬衫为例,泰国本地的采购价在80-100泰铢,但1688上能找到不超过50泰铢的同款衬衫。然后,他会以200-300泰铢一件的批发价出手,利润十分可观。

      每隔两周,Poca就要从1688上进一次货,每次订单额20万泰铢左右。他喜欢这种小订单、高频率的进货模式,不容易积压库存,又能以最快的速度拿到新款。

      Poca有一个更加野心勃勃的计划,用中国电商改造泰国批发行业。“我想租一个店面,布置成一个线下的样品展厅,摆放中国制造商寄来的服饰样品。”他说,这样一来,泰国小买家不用飞到中国,就能亲手触摸面料,挑选款式。

      郑云麟和Poca之所以能把生意做成,离不开一个叫做VCANBUY的泰国代购平台。

      VCANBUY的办公室距离曼谷有两小时车程,靠近泰国王室的一处行宫。和许多泰国企业一样,它在四层高的橘色建筑物旁修了一座小小的四面佛,保佑公司顺遂平安。

      2011年,三位中泰合伙人创立VCANBUY,当时39岁的泰国华裔李坤城便是其中一位创始人。他此前做过进出口贸易,但从没碰过电商。

      “当时泰国根本没有B2B代购平台,只有中泰物流公司。”李坤城说,VCANBUY的母公司就是一家有十几年历史的中泰物流公司CTW,为规模较大的中泰企业提供运输、报关、清关、仓储在内的综合物流服务。

      放在以前,很多泰国中小商家没有能力直接向中国供应商采购,只能从泰国大进口商处进货,最后货到手里,价格已翻了好几倍。然而,随着泰国B2C电商的迅速发展,许多嗅觉灵敏的泰国中小商家尝试从中国的电商平台上直接进货。

      不过,他们首先得跨过摆在面前的重重关卡,这些难关涉及语言、物流、支付、海关等各个方面。“而这些恰恰是我们擅长的。”李坤城说。

      创立7年后,VCANBUY已经成为泰国最大的B2B代购平台,用户数超过15万,每月进口货物种类超过300万种。平台上55%的订单来自1688,剩下的45%来自淘宝、天猫等其他零售平台。“不收代购费,主要靠物流运费和汇率差价盈利。”

      为了让更多的泰国中小商家知道还有B2B,李坤城他们在曼谷开了好几次培训大会。“我们在酒店包下一个会议室,讲什么是1688,什么是淘宝,怎样筛选商品和商家,VCANBUY下单的流程。”

      公司还组建了一个地推团队,去曼谷和周边的线下批发市场做推广。“地推很不容易。批发市场的商家比较传统,有一些上了年纪的档口卖家都没碰过电脑。”但李坤城觉得地推还是得做,“只要他们会开机,我们就能手把手教。”

      “今年年初,我们发现1688上东南亚的流量起来了,尤其是越南和泰国。”1688跨境专供负责人刘淼说,团队梳理数据后发现,每天百万量级的东南亚订单大多来自这些代购平台。

      2017年年初,1688成立跨境专供平台,为阿里速卖通、亚马逊、Wish、eBay、Lazada等跨境出口平台提供供应链服务。

      今年8月,刘淼带着团队“摸底”东南亚市场。在越南河内,他看到了有趣的一幕。代购平台NEXTTECH办公室里有一堵彩绘墙:左边马云,右边贝佐斯,中间是创始人Binh的卡通画像。“创始人和我们说,他想让公司成为越南版的阿里巴巴。”

      另一家叫做SEUDO的越南代购平台,创始人阿江曾在中国留学。这家去年才正式创立的平台发展势头迅猛,短短一年间吸引了超过1万家越南中小企业,每天成交单量在六七千单左右。

      阿江说,“SEUDO”的越南语名字有“丹顶鹤”的意思。“每年冬天,北方的丹顶鹤都会由北往南迁徙越冬。就好像我们在做的事一样,把中国的商品带到南方的越南。”

      从2015年开始,光是在越南和泰国两国,就诞生了大大小小几百家B2B代购公司。它们像一座座民间自发建起的跨国桥梁,连通中国工厂和东南亚中小商家。

      在刘淼看来,东南亚整个氛围像极了中国2000年初的模样——野蛮生长的电商像一种强力催化剂,刺激着东南亚本土零售和批发的购买力爆发式增长。

      人口近6亿的东南亚,常常被比作是“下一个中国”或“十年前、二十年前的中国”。

      机场、地铁和商场里随处可见的支付宝标识,抑或华为、小米广告,让外出游玩的中国人不由产生一种亲近感。然而,东南亚终究不是中国,各个国家之间的消费能力和电商发展水平也处在不同阶段。

      以泰国为例,不管是电商平台、支付还是物流,目前还没有占据绝对市场份额的巨头出现,几个行业大玩家仍在攻城略地。

      “移动支付在泰国发展得很快,但也很难。像曼谷这样的大城市,人们还是习惯用信用卡消费,而小城市最多的还是现金交易。”泰语翻译陈煜恒说,她在电商平台消费时,一般都会选货到付款,只有跟着Facebook或Line上的网红下单时,才会提前付全款。

      陈煜恒口中的“网红”背后,是东南亚日益兴起的社交电商经济。陈煜恒在Facebook上就关注了一些服饰类网红,她们一般通过图文卖货,最近也开始尝试直播卖货。“如果衣服好看,价格合适,我就会跟着她们买。”

      根据谷歌与淡马锡去年12月发布的《东南亚电商经济》报告,2017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规模超500亿美元,这当中电商规模109亿美元(未包括C2C二手物品交易);到2025年互联网经济规模将突破2000亿美元,而电商规模会达到881亿美元。其中,以Lazada、Tokopedia为代表的平台,更是带动了手机购物的飞速发展。

      没有人知道,下一个十年东南亚电商到底会长成什么模样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中国对东南亚市场的影响,不止于电商。

      “我也是泰国华裔,小时候因为会说中文,还被同学笑过。”陈煜恒说。后来她成了广州外国语大学中文系第一位泰国毕业生,回到泰国找工作时,薪资比普通学生高出一截。成为全职翻译之前,她在一家企业已做到部门经理,月薪超过10万泰铢。

      陈煜恒回忆,大约五年前,泰国已经有小学开始提供中英泰三语的必修课。“中文课的比重甚至比英文还多。”陈煜恒说,电商的快速发展让她也有了从商的想法,“如果有机会,我想把中国茶叶带到泰国。”

      而对于1688的刘淼来说,东南亚之行不仅带来了新发现,也带来了新的使命。

      在距离越南河内两小时车程的海阳,刘淼和团队探访了一座50人规模的小工厂,主要生产雨衣和雨伞,既做线下批发,也做线亿越南盾左右(相当于近60万人民币)。

      这家小工厂的雨具面料,全部都是从1688的一位浙江供应商处采购。销量最好的一款雨衣成本价4.6万越南盾(13.5人民币),零售价在10万越南盾以上。“来之前,我们以为东南亚商家大多是采购中国制造的成品。”刘淼说,“亲自走访之后,你会发现中国制造已经深入东南亚供应链。”

      今年5月,1688跨境专供与速卖通系统完成打通,速卖通商家可以在操作后台实现1688一键铺货,海外代发。可以想见,东南亚的中小商家今后或许也能享受到相同的服务。

      来自中国的商品和生活方式,将更加便捷地走进东南亚的商家,走进东南亚的年轻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      博猫,博猫平台,博猫游戏

    
    • 华帝厨电
    • 飞利浦净水
    • 三星电视
    • 德尔玛电器
    • 奇克摩克数码
    • 日本东丽
    • 品谱集团
    • 小田电器
    • 百得厨电
    • 海尔电器
    • 云米净水
    • 联邦家具
    • 美的电器
    • 格兰仕
    • 万和
    • 格力电器

    广东博猫电子商务集团有限公司

    FLYING FISH
    ELECTRONIC COMMERCE GROUP.
    地址: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北滘新城怡和路怡和中心7F 邮编:528311
    • 电商摄影
      PHOTOGRAPHY
      13670917730
    • 商务合作
      BUSINESS COOPERATION
      0757-29229502
    • 人才热线
      JOIN US
      0575-29893295
    • 电子邮箱
      E-MAIL
      www.xxtpsm.com
    
    版权归 博猫,博猫平台,博猫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 2017. 豫ICP备11007676号-1
    网站地图